书法报

关于书法报

源于笔墨,归于生活 [详细]

王伟林:这些做作不自然的创作习气不能有!

2020-10-13 08:59 814

点评人:王伟林

中国书协理事

江苏省书协副主席

刘洪洲

重庆市垫江县

草书节临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列传》中堂

秦王斋五日后,乃设九宾礼于廷,引赵使者蔺相如。相如至,谓秦王曰:秦自缪公以来廿余君,未尝有坚明约束者也。臣诚恐见欺于王而负赵,故令人持璧归,间至赵矣。且秦强而赵弱,大王遣一介之使至赵,赵立奉璧来。今以秦之强而先割十五都予赵。

点评:这件作品其性情的展开、表达是比较舒畅的,用时髦的话来说,类似于国展中的“展览体”。草书跟其他书体不一样,在各种书体中,从法度和性情这两个层次来看,无疑草书作品强调的更是后者,难度也更大。这件作品总体来看,发挥得很好,观者会被这种状态吸引住。进行过草书的学习或创作的人会有这样一种体验,越是内容多、行数多,把握时难度会越大,因为这不仅仅是关注一个字、一行字,而是要关注通篇的整体关系。

而且,若将古人的尺牍或长卷变成其他形式来书写,对每一行、每一段的关系处理便会提出更高的要求。该作者便是将黄庭坚横向的长卷以中堂的形式加以表现,正文六行布局,整体大小错落,包括落款的处理也非常不错。虽说做得还有些许不够,但对于此作,大可不必吹毛求疵。

林淦

福建诏安县

草书中堂

初,谢安在东山居,布衣,时兄弟已有富贵者,翕集家门,倾动人物。刘夫人戏谓安曰:“大丈夫不当此乎?”谢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

点评:这件作品写的是所谓的“明清调”,取法倪元璐一路的明清草书。这件作品主体四行半,注意到了节奏的变化和墨色的处理,但是在表现过程中有一些不足,比如墨色方面,作品中下段墨色特别重,特别是第一、二、四行中数字用墨都较重,且几近排列在一起。可能是在书写过程中较为尽兴,没有过多地去在意这方面,又或是碰巧“撞车”。

另外,末行最后一字的笔画是否有必要将之拉得这么长?值得推敲和考虑。这种现象也是当下写行草书的一种习气,好像已经成了一种通用的处理方式,又或者说是一种通病。要根据实际情况而为,若处理不好会显得不自然,有做作之嫌,是自然流露,还是有意而为?若有意做出来,就显得太不高明了。

还有,落款也让人感觉是有意而为之,挪到了最边上,刻意与正文留出大片的位置,古人中也有这样做的,但是很自然、舒适,并非刻意做出来的。

向卿

湖北武汉市

隶书节临《张迁碑》条幅

点评:这件作品临摹《张迁碑》。在临摹的时候要完整地临摹,即临摹的内容语意要完整,不能临到一段未结束就戛然而止。碑帖原文中的字也要弄明白,比如作品中“决胜负千里之外”中的“千”字多了一个笔画,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说明作者在临摹的时候没有动脑筋,这是碑刻的石花,在传拓的过程中、在斑驳风化了以后出现的,这里当作笔画来写必然不对,所以一定要对照古帖中的内容来书写,在《张迁碑》当中,此类情况还有很典型的字,如“友”字等。

除了看原碑,还要纵向学习,特别是看明代以来的名家是怎么临摹的,有时候名家们是进入古代经典的一座桥梁。作为书法老师,在教学过程中,若学生也跟着出错,这是非常严肃且严重的问题。有人认为书法与书写内容没有关系,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书法作品的美感就在于文字内容的可读性和文学性。

郁梅

江苏连云港市

楷书节临柳公权《玄秘塔碑》条幅

点评:这件楷书作品临摹唐代柳公权的作品,我们几乎每一位书法老师,包括我本人,初学楷书都要学“颜柳”。这件作品写得倒更像欧体,这提示我们对一位书家的认识一定要清晰,欧、颜、柳、褚每一家都不一样,要做比较,包括点画形态及整体面目。该作者的认识还得加强,不仅是对柳公权楷书的认识,对其行草书等都要有所了解。

对这件作品提出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写柳楷的笔画要注意其丰富性,不能太单一,太单一就会变得像“瘦金体”,其结构不注意便变成了欧阳询。我们对每一个古代的经典都有一个风格的定位,定位的风格就是其独特的美感,要用心去挖掘、去深入认识,这是相当重要的。

寇伯志

北京市

隶书春暖秋高联

点评:此件作品,是众多取法汉碑中写得比较好的一件,气象博大,隶书的特点跟其他书体的区别就在于浑厚。若以更高要求来说,还可以提出几点今后需要注意的建议:

一是从墨色效果来说,好的用墨和用笔是有节奏变化的,反映在墨色上为浓、淡、轻、重的自然变化,虽说隶书的墨色不追求像草书般大的变化,但细致的还是得有,不能像明清“馆阁体”那般写得乌黑发亮。

二是纸张。熟宣的浸润效果不及生宣,会将墨色变化弱化,同时书法美的元素亦被弱化。生宣变化丰富,虽然把控难度较大,但还是鼓励多用生宣。

第三,此作总体取法经典,但同样随时风影响。有的笔画和布局有“做”的迹象,如“春”字的三横,有意为之;“暖”字中的三撇,都往左下,显得雷同了,若写过篆书,“火”部的撇完全可以用篆书的方式处理,写得直一些,三个撇画就不会“撞车”,也很好地打破了这种雷同的格局观;左右结构的“观”字,刻意拉开了左右两部分的空间,所谓布白,虽然讲究布局,但不能有意地摆布,不然就等而下之了。

另外,还有几处雷同,如“云”字的长横、“变”字的最后一笔、“高”的波横,如何破掉这样的格局,这是给我们每一个学隶者提出的一个考验。

供稿:2020《书法报·书画教育》第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