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讯 > 访谈评论

周京新 感而觉之集录——论修为

访谈评论 来源:江苏省国画院 作者:周京新 2022-04-07 16:54
感而觉之集录论修为(节选)文/周京新专注的状态非常重要,做不到全神贯注、心无旁鹜,创作过程的质量就一定不高,创作结果的质量肯定也好不了,这样的创作不会有价值,没有价值的创作搞了也白搞。画的气息可以野逸

感而觉之集录

周京新

感而觉之集录

论修为

(节选)

文/周京新

专注的状态非常重要,做不到全神贯注、心无旁鹜,创作过程的质量就一定不高,创作结果的质量肯定也好不了,这样的创作不会有价值,没有价值的创作搞了也白搞。

画的气息可以野逸,可以张扬,可以天马行空,但也要有一些朴实的东西才好,朴实是人的心性中最实在、最真切、最有魅力的东西,画里面若是缺少了朴实,就缺少了感人的力量。

绘画表现意识也是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的。如果“源于”太多,“高于”太少,绘画表现就不到位;如果“源于”太少,“高于”太多,绘画表现就不靠谱。这个分寸如何把握,各人情况不一,但首先要看意识强不强,还要看手上的感觉和能力够不够。意识、感觉和能力是相互支撑的,它们其实是一个东西,那就是艺术修养。

生活是一种状态。生活中多种多样的暗示、提示、展示,可以促发多种多样地发现,多种多样地感受,多种多样地认识,多种多样地运用,进而有多种多样地表现。从彼生活到此生活,是由它到我、由外到内、由无到有的转换,在这类多种多样的转换过程中,生活和我都在不断变异、不断进化、不断升华。“师造化”的意义正在于此。

好画的可贵之处,常常在精于一点,极其一趣,有独特的“抓人”效果。四平八稳、面面俱到的做法,往往只会感觉平平,庸庸而已。

一个画家的艺术创建能被历史选中,载入史册,成为经典,无外乎有两个因素:一是具有高远的境界,这是精神层面的东西,需要克己修为,也需要资质通灵,德行正大;二是具有独特的语言,这是技术层面的东西,需要努力追求,也需要精准定位,科学创新。

中外艺术经典一直都是我的“水墨雕塑”语言的“对手”;是我汲取各种营养的“粮仓”;是我在探索中要绕过的“障碍”;是我考量语言质量的“尺子”;是我修养内涵品位的“镜子”。

我的“水墨雕塑”构建正是在画“工笔”的过程中激发出来的。与“工笔”表现语言的稳定性和精致性对比,我不断发现“写意”中的缺陷和潜质,并努力探索解决的途径和方法。由此,我也确立一种实实在在的认识:“工笔”和“写意”二者历来是相通,是可以彼此转换的。

一个好画家应该注重研究,研究是一种状态,也是一种态度。研究是对过去的敬畏、质疑、感悟、忧虑、甄别、反省、借鉴、批判、传承、改革……研究更应该是一种直指本心的探索,实实在在的研究能产生思想火花,更应该展现实实在在的作为。

画画靠的就是感觉,心里的感觉,眼里的感觉,手上的感觉要通透一气,才是好的感觉。好的感觉是要养护的,清心寡欲、堂堂正正地做人就是最好的养护。

画里要表达的东西,往往是混混沌沌的,有想法,没头绪;自以为在画里已经表达清楚了的,往往又是言不达意的,自己懂了,别人不懂。其实,画有了,就已经是明明白白的了。

任何一种理论的研究与确立,都不可能脱离与之相关的具体实践。而任何一种绘画创作基础上的深入思考,也都有它一定的理论价值,尽管创作实践类的思考往往是零星的、松散的、跳跃的。在古代画论中,不少理论经典就是画家个人的创作体会、感悟和经验总结,许多画里的诗词、题跋、甚至是闲章的内容,都有很好的理论价值。我一向认为,绘画艺术的发展必有一定的学理脉络,真正有建树的画家,应该特别注重研究;真正有见地的理论家,应该对艺术创作有准确的认识。

中国绘画传统一直很稳健,也很有活力。既学理清晰,又丰富多彩;既传承有序,又变动不息。秦汉以前,着意表现,风骨大器。晋唐五代,源流归整,各领风骚。宋元明清,风回路转,破立交织。主流的、边缘的、仕宦的、文人的、民族的、外来的、专业的、民间的等等等等,千头万绪,峰峦更迭,异彩纷呈。它的价值是独特的、立体的、多元的、开放的。

“感觉”是画家必须特别珍视的修养,有感而觉的过程,就是艺术创作追求萌动酝酿、综合构建的过程;净感清觉的选择,乃是画家自我珍重修为、纯净心境的选择。大感大觉,小感小觉;高感高觉,低感低觉;雅感雅觉,俗感俗觉;无感则无觉。“感觉”体现品位修养,也体现思维活力。“感觉”好,是画家不可替代的本钱。

我认为画院的发展主要要靠两条腿,一条腿是学术品位,那是我们的眼界和标准,要尽量提升、净化、务实;一条腿是人才队伍,那是我们的根基和动力,要尽力发现、培养、推介。任何一个画院都可以找到自己“和而不同”的发展定位和理由,但无论什么样的“和”,都要有自己独到的建树,随波逐流、人云亦云的“和”没有价值;无论什么样的“不同”,都要呈显出明确的学术理念,粗制滥造、假冒伪劣的“不同”则毫无意义。画院存在的理由和价值,不是看你的级别有多高、排场有多大、调门有多高,最终还是要看你的队伍里能站出来几位实实在在、堂堂正正、众口皆碑能被写入中国美术史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