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成为美术网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美术网 美术网 拍卖资讯 查看内容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东京中央香港2017秋拍 乾隆至爱 洋彩对尊震撼现身拍场!

2017-11-14| 发布者: 永不灞休| 查看: 406| 评论: 0 |来自: 雅昌艺术网

放大 缩小

摘要:  中国瓷器在乾隆一朝达到巅峰,后世再无法企及,而素有“彩瓷之冠”之称的洋彩瓷器也在这一时期大放异彩,堪称盛清宫廷的旷世杰作。洋彩瓷器自创烧起就专为皇家独享,供帝王闲暇时赏玩,庶民弗得一窥。因长期存于 ...

  中国瓷器在乾隆一朝达到巅峰,后世再无法企及,而素有“彩瓷之冠”之称的洋彩瓷器也在这一时期大放异彩,堪称盛清宫廷的旷世杰作。洋彩瓷器自创烧起就专为皇家独享,供帝王闲暇时赏玩,庶民弗得一窥。因长期存于深宫且数量稀少,流传至今者甚为珍稀,而成对出现者,更可谓举世罕见。

  本回东京中央香港2017秋拍11月27日14:00「中国重要瓷器及艺术品」专场呈献清乾隆 洋彩白地螭龙穿枝番莲纹夔凤耳尊一对,来自纽约Carl Wesley Painter 、Therese Toohill Painter夫妇旧藏,于白釉地之上双钩填彩绘「螭龙穿花」勾莲纹,白釉柔润莹洁,洋彩赋色淡雅,华美之中不失雅致,彰显出帝王的超群品味,堪称清乾隆宫廷御瓷的问鼎佳作。数百年清宫绝世珍稀之作再现于世,当为今之藏家艺林再添盛事一笔!

  Lot714 清乾隆

  洋彩白地螭龙穿枝番莲纹夔凤耳尊一对

  “ 大清乾隆年制” 款

  H:23.5cm × 2

  估价待询

  来源:Carl Wesley Painter、Therese Toohill Painter 夫妇旧藏

  清档著录  御制对尊

  邵蛰民撰《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中评论到:“清瓷彩色至乾隆而极,其彩釉之仿他物者亦以乾隆最多最精”。而伴随清末动乱,近现代文物流失潮,《清宫瓷器档案全集》中虽记载极多,而今现存可见,专供帝王所用御贡瓷器世间难见,为数极少。

  《清供瓷器档案全集》第十九卷 中国书报出版社,2008年8 月,乾隆五十一年,页326.

  而《清宫瓷器档案全集》中记载的“乾隆五十一年十二月十四日 海绍 进单”之中有“白地洋彩夔凤尊 成对”一项,与本作清乾隆 洋彩白地螭龙穿枝番莲纹夔凤耳尊一对正相吻合。

  海绍,清人,乃后继唐英督陶之位。督陶官为了取悦皇帝,御用级别至高之物,均是竭尽巧思烧制,器型,纹饰力求与从前不同,故此类御贡器物极少重复。

南京博物院藏 清乾隆湖绿地粉彩夔凤勾莲纹尊

  本品形制纹饰极为少见,成对尊者,更是绝难一见,现仅存一例器型完全一致者即南京博物院所藏“清乾隆 湖绿地粉彩夔凤勾莲纹尊”。按《清代官窑瓷器史》载,宫廷所藏的“夔凤尊”一栏,显示清代官窑烧制夔凤尊时,明确记载“洋彩白地”、“洋彩松绿地”两款,本拍品和南博藏品造型和制式与记载吻合,即成对证。南博藏品在解说中特别强调“颈部立一对夔凤耳”更能印证清宫档案所记载“白地洋彩夔凤尊成对”和是次本拍品契合。

本品夔凤耳

  本佳作清乾隆 洋彩白地螭龙穿枝番莲纹夔凤耳尊,正是为数不多的洋彩对尊,瓶侈口,直颈,颈部左右各置矾红描金夔凤耳,鼓腹下敛,圈足,造型巧致,规整端庄。口内壁、底部均施松石绿彩,底落单框“大清乾隆年制”篆书款。

  左:本品落款;

  右:台北故宫所藏清乾隆瓷胎洋彩玲珑转旋瓶 落款

  现今存世可见清乾隆单框篆书款凤毛麟角,可参照台北故宫所藏清乾隆 瓷胎洋彩玲珑转旋瓶,此瓶为瓷中之重器,可知其款识为彰显藏品尊贵之标志。

台北故宫所藏清乾隆瓷胎洋彩玲珑转旋瓶

  观之主饰“穿花螭龙番莲纹”,螭龙穿行于花枝之间,长发后飘,哆口瞪目,神态威严,足显皇家之气度非凡。“穿花龙纹”寓意“行龙游享、中和之气”,乃是常见的传统纹饰。

  本品“穿花螭龙番莲纹”

  而本品所绘的龙纹以“兽足螭龙”形象出现,于清代瓷器中可谓绝难一见。《汉书·司马相如传》中有“蛟龙赤螭”词,有人将其做“龙子”;《宋书志第八》中记载:“初,高祖入关,得秦始皇蓝田玉玺,螭虎纽,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寿昌。' 高祖佩之,后代名曰‘传国玺’,与斩白蛇剑俱为乘舆所宝。”这段史书中描述了秦始皇玉玺上雕刻螭虎。随后,各朝纷纷仿效,常以螭为纽制作宝玺。可见螭龙是拥有无上的能力与权力的标志。

  世济其美  天作之合

  何谓洋彩?督陶官唐英如是说:「洋彩器皿,本朝新仿西洋法琅画法」;「圆琢白器,五采绘画,摹仿西洋,故曰洋彩」;再释:「人物、山水、花卉、翎毛无不精细入神。所用颜料与法琅色同。」

本作花卉、蝙蝠纹饰局部

  洋彩在陶瓷分类上属珐琅彩类,是一种融入西洋巴洛克艺术风格和绘画技法的彩瓷。基于西方绘画的技法,在白地等单色地上以黑线勾勒纹饰再以填彩,令洋彩器上的写实性的花卉,更充满立体感和质感,达“栩栩如生”之感。而这种融入西方艺术风格做法,在其他洋彩器、家具、建筑上达到极为高超的艺术表现。

  上:本品局部

  下:东京中央五周年拍卖 LOT648 清乾隆 御制紫檀镂空西番莲云蝠纹边架几案上的西番莲纹饰

  洋彩正是因为西方的审美意识的传入且深得乾隆欢心而产生,清朝之前所不能遇见,是盛清最为独特华丽的风景。而在唐英的基础下, 其后历届督陶官,都将此洋彩之表现,极尽奢华之能事。白地洋彩的装饰手法让其色彩在视觉上冲击力更强更夺目更能体现出洋彩西洋巴洛克艺术风格的内涵,将洋彩的清雅气质和质感呈现得淋漓尽致,然其营造出的白玉质感的难度,被排在高难技艺的首位,故而这类瓷器存世量极为稀少。

  欧洲旧藏  来绪明晰

  如此符合东西方审美的臻品,最是备受欧美藏家之追捧,此对尊便是来自纽约Carl Wesley Painter、Therese Toohill Painter夫妇旧藏。

  Carl Wesley Painter,于1915 年毕业于明尼苏达大学,是美国大学优等生荣誉学会的会员。于1920 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是林肯律师学院成员,在模拟法庭竞赛中胜出。他在明尼苏达大学和哈佛大学的经历,令他日后受益匪浅,善于公司法及金融法的他,在担任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律师事务所之一、柯史莫法律事务所的合伙人三十八年间,成绩斐然。

  在他叱咤律政界、商界的同时,亦非常重视私人生活的优质质量,他和夫人Therese Toohill Painter 热衷于美术品收藏,而夫人更是中国官窑瓷器的狂热爱好者,她所精心挑选的康雍干宫廷御瓷所组成的收藏系列,常常令来他们宅邸参观的客人叹为观止,盛赞不绝,正如眼前成对“清乾隆 洋彩白地螭龙穿枝番莲纹夔凤耳尊 ”,令人观之无不赞叹中国大清盛世的满庭芳华。

  结语

  和Painter 夫妇那般热衷中国古美术收藏的藏家,并非少数。自中国近代,西方人对如此神秘又华丽的宫廷艺术醉心,不断想方设法收藏中国宫廷美术,如闻名遐迩的西方收藏家放山居阿尔弗雷得·莫里森,所藏的亦均是此种中西合璧、孤品难求之作,当时所藏之精良华美,已足以令藏界轰动。

  英格兰南部放山居藏中国艺术品震惊世界

  正是如此热烈的收藏环境下,使得资力雄厚的欧美藏家意识到,象征高品位审美的中国艺术品的重要性,争相藏之,宝于宅邸。今此成对“清乾隆 洋彩白地螭龙穿枝番莲纹夔凤耳尊 ”再现于此,为藏界艺林再添一笔!

  东京中央香港2017秋拍日程表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