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成为美术网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美术网 美术网 美术评论 查看内容
评论 0 收藏 1 分享 此文

李苦禅:作画先要求合理

2017-9-6| 发布者: 艾小美| 查看: 3310| 评论: 0

放大 缩小

摘要:李苦禅作品《荷花》99×131cm 关于花鸟画 作画先不求好,先要求合理,合自然的理,比如画花卉,木质硬的多生直角,软者多生锐角。枝叶有对生的和不对生的,即轮生和互生的。 画翎毛:有食谷类、食肉类、涉水类、游水 ...

李苦禅作品《荷花》

李苦禅作品《荷花》99×131cm

关于花鸟画

作画先不求好,先要求合理,合自然的理,比如画花卉,木质硬的多生直角,软者多生锐角。枝叶有对生的和不对生的,即轮生和互生的。

画翎毛:有食谷类、食肉类、涉水类、游水类,鹤、鸭、鸡等等,生长环境不同,所以形体生长不同。要注意观察。

构图,有长的、宽的、圆的、扇面形的很多种。我们构图要像飞一样,不易太老实,老是那么一两个式子。有副对子说得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画东西要里出外进,才像大自然的一部分。老是在画框子里头画画,不是画外取画,就老实得死板小气了,清朝“如意馆”里的画就常犯这个毛病。

作画要避免“妙”而不真和真而不妙。古人讲要“搜妙创真”,很对!

讲笔墨,初讲可以说“:线者为笔,染者为墨”,易懂易入手。进而应当明了“笔中有墨,墨中有笔”:用墨无笔,古人称之为“墨猪”,它有肉无骨;用笔无墨是行笔间缺乏墨色浓淡干湿的变化。其实“笔”与“墨”分不开,所以叫“笔墨”,它是一种表现美丽的手段过程。如同地球公转和自转:为表现意象造形的美服务,是“公转”;它也有美的自我表现,是“自转”。笔墨离开了这个意思,那就是“耍笔墨”,那不是“笔墨”,更不是写意画。

——1957年11月3日于国画系教室

李苦禅作品《菊花图》

李苦禅作品《菊花图》36×92cm

关于书法

“楷书”字义是“楷模书体”,一个时代的书写楷模,所以可以称篆是秦的楷书,隶是汉的楷书……练字须有楷模,就好像咱们从小学父母说话,都是从前辈那儿学来的。练字、学书法也是一个理。比如可以第一步写汉隶古篆;第二步写晋唐楷书、行书,草书是书法艺术最高的发展,尤其是“狂草”气魄最大,艺术性最高。

我收藏了一副明朝书法家的草书对子,写的是“酒渴思吞海,诗狂欲上天”,那草书就有这种气魄。有一次我在王府井书法门市部看到一个外国人,在我的草书大条幅前头一个劲儿地看,我上前问他:“您能看懂中国字吗?”他说:“我一个中国字也不认识。”我问:“那么您在看什么呢?”他说:“我觉得这里头有音乐的美。”我乐了,说:“您在观音哪!”你看,中国书法里有“观音”。

吴道子画佛光,一笔一个大圈,不用圆规。后来,画家画佛光、画月亮也是一笔圈成,又圆又活,没笔上的功夫、书法的功底干不了!

用笔要体会“无往不复”“无垂不缩”的力量,这是《易经》上的道理,不练书法体会不到,反倒用笔无力、浮漂,要不就僵硬,板滞。

——1957年11月3日记录于国画系教室

书法必先有人格,才有书格

书法是一辈子的功夫,不可间断。不练书法,很难画中国画,更别说作写意画了!欧洲人是“画画”,中国人书法入画,高了,是“写画”,不说“画兰画竹”,只说“写兰写竹”,又说“一世兰,半世竹”,从兰竹上最能看出书法的功力和修养。八大山人的书法是王羲之以后第一人,所以他的兰、竹非常高逸,写出的荷也是“绵里藏针”。

京剧是中华传统文化艺术之综合,故不知京剧无从画好中国画。京剧剪裁时空,虚实相照,藏露相生,如同国画构图;京剧手法洗练,造境幽深,美入写意,近似国画笔墨手段。方寸之地,变成人间大宇宙,舞台上纵横俯仰,动如疾风,静如止水,一招一式,曲中有直,直中有曲,构成千姿百态的画面。京剧是写意的戏,写意之理当在其中,不知京剧就很难明了写意画。所以在1930年,我在杭州艺专教国画的时候,率先把京剧艺术带到写意画课的教学上来,师生自报角色,我演武生武花脸,程丽娜(刘开渠先生的夫人)演青衣……不卖票,自演自观摩,师生同台,又不分台上台下,不为票戏不是玩,是亲身体会这写意美的道理。那年月,力倡“美育”的蔡元培先生就主张把戏剧领进校园。我先把京剧领来了。

李苦禅作品《雄鹰图》

李苦禅作品《雄鹰图》 52×86cm

写意花鸟课

若要墨最黑,兑花青水。

画竹不可三炉香和打鼓架。(即不可三笔平行而立或三笔交叉)画竹都是书法,竹干是隶书,竹枝是草书,竹叶是楷书……

喜画兰,怒画竹。(画兰要悠着点儿,画竹可快点儿)

不要都用心去画,那样就平。有些好效果出在有意无意之间。

郑板桥的竹子,是近代的好竹子,但不如元代的。画得硬,如骨之关节,硬得外露,硬应是内藏的,力量对比不可一势,应“刚柔相济”地表现矛盾的力。

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写意艺术亦如是。

——1957年3月14日

李苦禅作品《鹰》

李苦禅作品《鹰》 63×82cm

课堂记录一则

画画不可偷懒。墨要研浓再用,即便是淡墨也要研浓后兑水。研出的墨不浓,稀释后,淡墨颗粒就粗,效果不好看。

画花要了解花的知识。例如:石榴有好多种,古时牡丹迁洛阳,石榴迁河南,有的只开花不结果,花如牡丹大,红的、白的、黄的。“家有石榴更是家”,院中栽石榴,有多子、多实的吉利意思,也很好看,前人画石榴花题句有“:五月榴花照眼明”。我也爱题此句。

画树,在弯叉起点,点一个疤是国画家的“老生常谈”。

点得少而且在黑白布局上合适,才好;点多了,甚至有叉有弯处必点,可就俗了,那是一种习气。

——1960年3月21日

李苦禅作品《花卉》

李苦禅作品《花卉》45×32cm

关于构图

中国画由繁到简,由细微的到大写意,宋代之后分道扬镳,各自发展。在山水风景画的章法方面特别讲究一开一合,大开大合,很有气势,很空灵。

章法就是“经营位置”,在构图上是很重要的。画面上各部分要宾主得当,突出中心。先定内容,后定章法。

章法不求好,要合理。石头必须在地上,不在天上;鸟飞在天上,不在地下。生物的原则是:

1、植物向上长。

2、由上向下垂,不可到底。

3、要有左右两方发展的势头。

4、左右一方向下垂发展。前一二和三四结合为交叉式章法,用得非常多。

5、对角式,从右下至左上,或相反,吴昌硕多用这章法。如左下到底,右上应较空,反之亦同理。

6、射线式,假定一定可往任何方向发展,有回旋状态,灵活运用,包含有许多波折和矛盾。

7、平摆式,近似西画的“静物写生”,比如“案头清供”“、秋馔蔬果”等等。此式不可离纸四边太远,那就小气了。疏密错落,计白当黑,如同汉砖拓画就大气了。

8、一角式。或上角,或下角。文人画多用此章法,空白处多题字,诗书好者爱用这种章法。章法易出的往往内容难找,内容不少的往往章法难找。

李苦禅作品《玉簪花开案头间》

李苦禅作品《玉簪花开案头间》34×115cm

花鸟画的鸟在花卉中的地位很重要,要与花卉配合好。比如:鸣禽与牡丹画在一起相称,老鹰和芍药如果画在一起,画得再好也不协调,这种毛病并不少见。

宁可叫“鸟找枝”,不可叫“枝找鸟”,鸟周围要空些,以突出鸟,这样更空灵、鲜明。鸟与枝的力量要相称,鹰居花梢,小鸟居大干均不宜。

作画之前要酝酿,做到“意在笔先”,落笔后与原想的章法不符,可稍加填补,或成一幅画,或有时成败品。重加修改可能很好,成为佳作,有时心中无数,边想边画,也可能画出好作品,但往往平平常常。有时,因为喝了酒,或遇到高兴事而画兴大作,但无意图,抓笔方有意,也往往画出佳品,为平时所难以达到,这多是文人画。

过去我作画不爱起稿子,其实初画写意,或构想大章法、新章法,仍可起稿子。不过,真要动笔了,可别瞅着稿子画,那可就拉不开笔了,拘束了。其实,大致有个意思,就放笔直取,临机应变,常有意外墨趣,生发意外之妙!这才是大写意的气派呢!

——1960年3月31日听课笔记

李苦禅作品《松林小鸟图》

李苦禅作品《松林小鸟图》 45×44cm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