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赵——恶人与诗

展览时间:
2020-01-15 - 2020-02-29
展览机构:
大未来林舍画廊
策 展 人:
崔灿灿
参展人员: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简介

大未来林舍画廊很荣幸宣布於一月呈现中国八零后最具代表艺术家赵赵个展「恶人与诗」,此為艺术家於画廊第二次个展,并再度邀请崔灿灿担任其策展人。继2017年「自画像」系列后,赵赵此次带来全新系列作品,透过对五种不同的题材描绘,向观者叙说一则则极富诗性,又风景各异的故事见闻。

恶人与诗

文|崔灿灿

赵赵是个会讲故事的人,当你入神的时候,他总能在不经意间,埋下引线,并早早的将结果铺陈。这些故事,有些是他的经歷,有些是各处得来的见闻。故事裡饱含秘密和经验,如果在远古时代,他在部落裡不是智者,就是巫师。

故事导致认识,也改变认识,认识便是在这种关系中传递,靠著各种故事的堆砌,经验不断繁衍。我们记住一个故事,便能记住一个人,於是故事成了这个人的另一种肖像。当关於他的故事不断变化时,亦如人的胖瘦与衰老,他的形象就从未静止和终结,自画像系列亦是如此。

竹笋在破土前,要在黑暗的严冬中等待许久,发育成长。它必须奋力抗争,才能和自然抗衡,看到阳光和春雨。破土后,它长得低矮粗壮,黑黝黝的身上掛满泥土。没长开时,它有各种可能,也饱含著未知的力量,孕育著一切。这是竹笋的张力,沉闷的成长,在赵赵画面中以物言志的象徵。

桃子却有别样的寓意。神话裡吃了王母的蟠桃,便可以长生不老。它是贡果,也是寿星手中的圣物,在传统文化中象徵著生命的延续和永生。桃子,也极具诱惑,饱满多汁的有些情色。粉色总让人想入非非,绒毛又让你渴望抚摸。它像是亚当夏娃故事中的禁果,象徵著欲望的开始,一个始终需要救赎的新生。这是桃子的诱惑,也是赵赵画面中睹物思情的蠢动。

题材在赵赵的绘画中,有著独特的属性。他从不写生,也不会按照过去的标準,寻找一些可入画的静物。造型、色彩和构成,皆不是他考量对象的首要因素,绘画的标準,从不是赵赵的负担。说是题材,其实有些隆重,他所描绘的更多的是一种自由的、私密性的感知和妄想。哪怕是一个相同成熟的画家,与他描绘同样的物件,也画不出那种只属於赵赵的独一无二的感受。题材只是赵赵自己这片土地上的独有產物。

我更愿意把赵赵画面中的物件称之為「风物」,一种万事万物皆有其精神和欲望的象徵,它可以咏物,言志,移情。例如竹笋的精神,桃子的欲望。只是,这些风物在变成绘画之后,有著跃动的生命和现代诗的忧伤,亦如法兰西斯.培根画面中狰狞的欲望,扭曲的表现,晃动不安的身影。

感知总是创造形象,一个竹笋,或是桃子,或是寿星与恶人,在赵赵不同的画面中有著千般面孔。像是自画像中不断重复的形象,复杂而又分裂的多种情形。或者说,画家生命中有多少种情形,形象便有多少种样貌。有时,它是在漫漫长夜中,火焰般生长的竹笋;有时,它是一个欲望不断涌动的桃子,有著动物般的兄猛;有时,他是个会讲故事的寿星,寓意著经验的多面性;有时,他只是為了威慑,变成恶人的样子,如金刚、如护法、如天王。或者说,感知和妄想在赵赵绘画中,成為一个细胞,它不断的生长,变异。在这其间,简约的构成,处处精妙挑剔,一个比喻,或是一次象徵,都像吟诗一样煞费苦心。然后经由绘画的技艺,克隆出一个多元的、撕裂的、如影随形的虚像世界。

在感知继而妄想之后,赵赵的绘画,比诗歌严谨,比绘画自由,在诗与画的缝隙中,成為另一种诗画的寓言。

风物与诗,在赵赵的绘画裡变成了几则具有警示性的故事。竹笋在成為竹之前,粗壮有力的外表和沉闷无言的等候,寓意无限,但是,变成竹子之后,却只能朝著一个方向生长,只剩慵懒;桃子,生命延续的寄託,喜庆吉祥的嚮往,却又是欲望导致的诱惑,情欲之苦的贪念;一个老寿星鼓起的脑袋,积累著岁月和年轮的丰富经验,但也可能是一颗毒瘤,一个暮气沉沉,老谋深算的处世之道,它随时可能从营养变成规训。於是,赵赵的「风物」具有了另外一种指向,关於故事中的罪与罚,是与非,关於生命变化的寓言诗,一种象徵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混合体。

这个展览更像是赵赵的一本绘画日记,自画像作為故事的序曲,讲述了一个有趣而又曲折的故事。这个故事将我们的视角拉回个人感知和自我观照的旅途,托腮的形象有著各异的神情,指向我们生命中所经歷的不同情形。

起初,《自画像》浪漫而又纯粹的存在。之后,自我经歷成长之路,善与恶,是与非,结伴而行,肉身亦被重塑,《恶人》便脱壳而出。直至,一个新生命的出现,赵赵由子為父,对成长的思考,变得忧心忡忡。他深知人生路风雨兼程,喜忧参半,只能不断抗争与救赎。成长终归变成衰老,经验的积累终得人生的果实。於是,父亲成為爷爷,经验亦真亦假,亦正亦邪。额头鼓起的包,既是智慧的象徵,也像是一颗恶之花般的毒瘤。

赵赵是个会讲故事的人,他无心褒贬善恶,自画像、父与子、桃子、竹笋、寿星之间,互為因果,也為动机。它们彼此纠缠,也彼此嚮往,只是对与错,好与坏再也不是涇渭分明。这便是成长中,人性和情感的秘密。每个智者都在讲述著本初和代价的轮回,生总在死之后出现,桃子总是长在溃烂的伤口上。每个恶人也都捏碎过丰满的桃子或是天真的脸庞,只因这个桃子是神话,也是诱惑。

最终,恶人在寻找诗的阶梯上,时而柔软时而骯脏。

赵赵,1982年生於中国新疆,2003年毕业於新疆艺术学院。现工作生活於北京与洛杉磯。赵赵自始至终都持续著颠覆性的方式进行创作,他热衷於利用各种艺术媒介对现实及其艺术形态传统惯例提出挑战,其各种领域的作品旨在探讨个体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权威控制的力度。他在创作中关注并且展现当代剧变中的中国,并且直面人类内心的苦痛和压力。其作品中不时出现威胁与风险的概念,暗喻当今中国和全球背景下人们的生活境遇,以及在现代社会中的短暂与无常。同时,作品也反映了他对集体主义与个人理想相互并存的思考。

近年来,赵赵大胆激进的艺术实践赢得了国际社会的重视,他曾在柏林亚歷山大‧奥克斯画廊、斯德哥尔摩Carl Kostyál基金会、洛杉磯Roberts & Tilton、纽约前波画廊、日本三瀦画廊、臺北大未来林舍画廊、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艺术档仓库等机构举办过个展与个人专案。他的作品也曾参加过多个机构的群展以及收藏,包括美国纽约MoMA PS1、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美术馆、乌克兰基辅平丘克艺术中心、荷兰格罗寧根美术馆、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义大利米兰帕迪廖内当代艺术馆、义大利罗马国立21世纪美术馆、法国DSL基金会、西班牙卡斯楚当代艺术中心、澳大利亚悉尼白兔美术馆、香港西九龙文化区M+美术馆、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北京泰康空间、成都麓湖‧A4美术馆、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星美术馆、上海明当代美术馆、天津美术馆、湖北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日本横滨三年展等。2019年赵赵获得第十三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大奖。其作品《塔克拉玛干计画》被选為2017“横滨三年展”海报、画册的封面。同年赵赵被CoBo评选為中国艺术家Top10,获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奖,2014年被Modern Painters列為全球最值得关注的25位艺术家之一。

赵赵——恶人与诗

父与子(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9

绘画, 布面油彩, 600x500mm

艺术家: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

爷爷给你讲个故事(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9

绘画, 布面油彩, 350x270mm

艺术家: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

爷爷给你讲个故事(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8

绘画, 布面油彩, 600x500mm

艺术家: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

笋(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9

绘画, 布面油彩, 600x500mm

艺术家: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

笋(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9

绘画, 布面油彩, 800x700mm

艺术家: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

桃子(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8

绘画, 布面油彩, 350x270mm

艺术家: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

桃子(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8

绘画, 布面油彩, 350x270mm

艺术家:

赵赵

赵赵——恶人与诗

桃子(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9

绘画, 布面油彩, 700x600mm

艺术家:

赵赵

展出经历

    大未来林舍画廊@2019JINGART艺览北京

    (博览会)赵赵——恶人与诗2019.05.30 - 2019.06.02......已闭幕

    北京展览馆 (中国 北京市)

    赵赵——恶人与诗

    恶人(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9

    绘画, 布面油画, 370x250x3piecesmm

    艺术家:

    赵赵

评论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