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魅——秦剑君的别样风景

展览时间:
2019-01-12 - 2019-01-26
展览机构:
逸空间
参展人员:
秦剑君

造魅——秦剑君的别样风景简介

剑君人到中年,突然奋力,日课无数,为身边的景致写真。他用摄影的手段先记录,然后用绘画的方法二次介入照片,揉碎眼中所见,再将它拼写成理想中的模样。

人与风景,本毫不相干,为何它成为了人的精神托付?人用风景自喻,只有这样,风景才能成为一个有意义的艺术载体。因此,这个世上,只有人能够欣赏风景,又将之文化,变成自我存在的隐喻。

中国古代士大夫,对风景的体会最甚,将之拟出人格,或繁荣笑盛,或寂静清冷,那是看风景的人心灵底色。一处风景,一旦叠加上八大山人和云林子目光,即刻变得大不一样。

是人影响了风景,而非是风景影响了人,人使风景变成了文化。

文化本身是饰魅,它让人意识到自己的位置,是生存意义的依靠。但近百年来现代生活的激烈行进,尤其是启蒙思想对人的影响,人们面对的是一个去魅(disenchanted)的世界,人生变成实实在在物质的部分。去魅世界的人类,狂妄、狂欢与自大,好象替代了上帝。

秦剑君的风景却是一个不曾去魅的世界。他努力地录下世界的形象,再涂抹掉它们,不为谄媚,他要再次造魅。这层魅皮成为笼罩世界的帷幔,遮盖了破碎和难堪,重新排序现实。这种遮盖亦是对自我的维护,容他(她)将灵魂安置,庄重、神秘,从而免将人生的一地细碎甩抛在众生面前。

剑君的造魅图像不是对现实的退让,而是寻求一种与宗教经验相似的存在方式,他要解决的问题不独独表达孤独和恐惧,而是在孤独和恐惧中如何自处。他用精神内在影响风景,既在艺术中寻求刺激,也用艺术将自己包裹,以便冲向刀山火海之时得到一个“全身”的荣耀。

剑君将大自然中的肃杀、妖娆、玲珑、凋零,帘卷西风摄入镜头,继尔又将它们覆盖,以温柔,和怜悯的目光。他尽力搜罗世间百态,造出一个丰富而神秘的图象,再用这层盖布阻挡孤独和恐惧。

剑君是一个带有些许天真的唯美者,这样说并不是指他对残酷人生没有感受,也不是指他在现实的血腥面前选择闭眼。剑君样子俊美,生性憨厚,在半生的人世漂浮当中,他保持住了这两点,这本身就难度很高。他的天真部分来自天生,部分来自后天觉悟,他把生活的卷帘放下,是他的态度,也是他的勇气。他新作当中的孜孜之求,似乎为他的人生做了注脚。

造魅,是剑君在寻问自己生存的意义,他在个中托付了心事。剑君每日与树木花草相对,春华秋实,花开花落。见过郁郁葱葱,亦见过落叶缤纷;见过枝上红,亦见过残香点点,这自然的抒发,不仅是繁荣茂盛,也是枯败零离。日出日落,岁岁枯荣,他对人生领悟日深。剑君的图像投射了自己的人生,借还魂的图片,完成人与自然的长相依。

人生的神秘根本在于,即使枯萎,也要争得昙花一现的荣光,一代又一代。剑君发现这些神秘,他的发现变成文化风景的一部分。

造魅——秦剑君的别样风景

烟雨紫金(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上综合材料, 280x420mm

艺术家:

秦剑君

造魅——秦剑君的别样风景

桃花之一(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上综合材料, 280x420mm

艺术家:

秦剑君

造魅——秦剑君的别样风景

快雪(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上综合材料, 280x420mm

艺术家:

秦剑君

评论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