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异兽——邱黯雄

展览时间:
2018-11-08 - 2018-12-16
展览机构:
MAB现代艺术基地
协办单位:
博而励画廊 (中国 北京市)
参展人员:
邱黯雄

展览介绍

山海异兽——邱黯雄简介

2017年甫完成《新山海经》系列动画电影,艺术家邱黯雄将于2018年11月8日,携全新作品《新山海经 异兽录》系列,登场现代传播集团位于上海的画廊——现代艺术基地(MAB)。

《新山海经》动画三部曲,着实是甚富野心的尝试,邱黯雄自2004年开始创作,在历经了13年后,才将此系列告一段落。此次于MAB的个展《山海异兽》,也将以定时放映节目安排的方式,呈现动画电影长片《新山海经》给喜爱动画电影的观众朋友。

在接受多年的国内高等美术教育后,留学德国的经验让邱黯雄深刻地思考东西文化的差异,也透过不同教育系统、语言与价值观的比较,渐渐琢磨出其特有的动态水墨创作手法。看似沉静纤细的纸上笔墨,一旦转化为动态影像,即暴露其批判性格,大胆且生野地将笔墨转为武器,表达对世界的不满。

艺术家的创作脉络往往错综复杂,特别像邱黯雄这类艺术家,其创作体系宛如一个星系,繁多且闪耀;若想更快了解其创作态度,新山海经动画三部曲绝对是值得研究的敲门砖。在《新山海经》中,艺术家承袭中国古籍经典《山海经》,打造了一独特的世界,对于现代人熟悉却又陌生的第三世界。

与《山海经》相同的是,里头皆是对于现世环境的描述与纪录;不同的是,《新山海经》多了更多文人志士对于现代文明的不满,批判的是呈现退化状态的人与思想。

《山海经》究竟是一地理典籍还是神话故事?相关研究见诸于不同版本,但至少它很大程度上让我们认识古人认知世界的方式,记载了当时的空间观与自然山川,也包括各种不同的动植物与人类族群。《山海经》可谓是相当早期的「人类志」文本,或许带有对他者的不理解,但相较于自航海大发现后之白人优越的人类学分类,《山海经》相对冷静且客观,以一定的观看距离看待当下。《新山海经》正是如此。艺术家以其为本,宛如一人类学家般,抽身观察著我们(作为一种动物)。因此,与其说《新山海经》是对《山海经》的再诠释,不如说是一种当代版的《山海经 注》;邱黯雄写下了我们这时代的注解,正如同他在此展的自述中所言:「今天人类所造各类工具器物以古人之眼观之,都类似奇鸟异兽,今天作《新山海经——异兽录》录绘其状貌,是借古人万物有灵之眼观察这个理性而冰冷的世界。」

《山海异兽》延续著《山海经》的题材,以万物有灵的思想,重新看待人类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特别给予人所以为的万物之灵当头一击——或许未来不是AI主导的世界,而是动物统治的地球。

《新山海经 异兽录》系列即描绘了许多这类的「异兽」,例如进化为小型摩托车的山羊,或是有着监控镜头的鸟雀,都是在强调一种生命的变异与演化。「进化论」中所谓的适者生存正可用于这些情境,或许山羊是因为食物链被破坏,而必须远徙他方觅食,而逐渐演化为可快速移动的新物种?鸟雀也可能是为了躲避人类的追捕而进化其眼球,就是为了时时监控人类以保护自身?

因此,「异」在此有几种不同层面,当然首先它是异于平常的,其次也是异于我们(人)的他者。但不能忽略的是,其还有「异化(alienation)」的暗示,这些动物是刻意地被人类所疏离与孤立,又进一步地自我隐身且转化并试图逃离这世界。可以说,各种因差异而生的幻想,在真实世界终将交织且拼凑成未来。

动物与人类的关系,成为此展的重心,透过所展示的手稿、素描、纸本设色、架上画、水墨动画,与影像装置等多元媒材,艺术家布置了一场当代《山海经》剧场,向观者提出一深刻的质疑:准备好进入异世界了吗?

文字:赖骏杰

山海异兽——邱黯雄

扫地机器人(鲎扫)(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8

装置

艺术家:

邱黯雄

山海异兽——邱黯雄

新山海经·鲎扫/克蜂(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8

绘画, 宣纸, 390x390mm

艺术家:

邱黯雄

山海异兽——邱黯雄

新山海经·多利/骇云(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8

绘画, 宣纸, 500x420mm

艺术家:

邱黯雄

山海异兽——邱黯雄

《新山海经》动画三部曲(系列:无系列作品), 2004

影像

艺术家:

邱黯雄

山海异兽——邱黯雄

《新山海经》动画三部曲(系列:无系列作品), 2004

影像

艺术家:

邱黯雄

山海异兽——邱黯雄

新山海经·歧奴干/凯每拿(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8

绘画, 宣纸, 390x390mm

艺术家:

邱黯雄

评论

暂无评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