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复兴艺术家

  • 作品:8
  • 访问量:210041
  • 领域:国画

...

艺术家年表

艺术家风采

    画家张复兴独特的山水艺术赏析!

    • 2017-12-19 20:56

    画家张复兴艺术独特性

      “我选择熟悉和挚爱的桂北山水作为我表情达意的载体不是偶然的,是师造化的启迪也是自身性情使然。我力求锻造一套还算得上有个性的语言去表现看似平常但耐人寻味、看似疏野却真实亲切的生活画面。”

      画家张复兴长期面对的是桂北的满目青山,葱葱郁郁,经冬犹绿,其景致与陕西画家面对的荒凉的黄土高原,关东画家面对的冰天雪地,东南一带画家面对的四季分明,都大异其趣。故而,张复兴的画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满眼的绿色,铺天盖地,漫山遍野,摇曳着,闪烁着,奔腾着,呼啸着,扑面而至。这种鲜亮翠绿、生机勃勃,足以让习惯于苍凉荒野、广漠沉寂的黄干画派的画家们震撼不已、感叹不已。这鲜明的对比,正是环境的使然。

      以构图的饱满密实言,许多“黄土画派”的画家们的作品并不在张复兴之下,其他画派的一些画家的一些作品也有构图繁密的,但是,我们依然能一眼从这些作品里辨认出张复兴,为什么?因为无处不住的绿。

      画家张复兴艺术特点浅析

      绿,是生命的象征,生机的证明,生意的显示。为了创造生生不息的生命艺术,张复兴以繁复活跃的线条、丰富多变的绿色调,尽情挥洒他对造化的体认、感悟、深情。“‘造化’在中国山水画中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哲学命题,一般有‘自然’、‘真’、‘美’、‘生命’、‘道’的意思。造化在被师法前与审美主体相对独立,审美主体通过‘师’对造化进行审美观照,方可得造化之至美、至真进而获得‘道’,并臻至与造化融为一体的审美境界……有些人简单认为写生即师造化,师造化即写生,我不能苟同。”

      正是由于对“师造化”的这一全面、丰富、深刻的理解,才使得张复兴对艺术的认识高人一筹,更使得他的写生不足停留在表层的、浅薄的、浮光掠影的、采风式的、走马观花式的、记流水账一样的速写,更和许多人把“师造化”等于写生,又把写生仅仅视为一种训练观察、记录和锻炼手笔的厅式迥异其趣。“从师造化人于而非从程式出发,强调对真山真水的直接感受而非对传统成法的生搬硬套,从桂北苍莽的山林中获取灵感,而非从传统山水画中生发枝蔓,叠加现代审美情趣,而非沿袭古典情调,从而创造了我自己树木葱茏、沟壑纵横、溪跌泉响、游舟驻舍、沉着明快的山水面貌。”在张复兴这里,“师造化”已被提升到一种创作本体的高度,一种指导创作的哲学的高度,即,“道”。

      画家张复兴对艺术的表达

      如何将“师造化”的心悟表达出来?张复兴选择了中国传统的线描方式。“受线描视觉的约束和有意识地面对线描的描绘,这是两件不同的事。就线条而言,充分的自由正是在明暗这个相对立的要素成熟的时候发生的。一种风格的线描的特征并不是由线条存住这个事实决定的。而是由――正如我们已经说过的――这些线条迫使眼睛去凝视它们的力量决定的。古典的设计的轮廓发挥着一种绝对的乃节:正是这种轮廓向我们吐露出事实真相,而且作为装饰的图画也依赖于这种轮廓。它表现力,而且包含着所有的美。”密林从篁,丰草茂棘,张复兴的线描丰繁稠密,摇荡多姿,而同时仍不失其秩序感。“丰富的线条和块面自然总要导致某种运动的幻觉。但是只有丰富的群体才特别容易产生入画的图画。”

      张复兴面面给人的运动感异常强烈,它由各种纷繁的线条造成,或平行驰骋,或交织穿插,或柔软如丝,或坚硬似铁,纷披婆娑,姿态万千,气势万千;又如漫天云烟,舒卷腾挪,汹涌澎湃;只觉周遭身际,无徒而非游丝走线,无往而非苍青翠绿,如疾风骡雨挟裹而至,使人如沐如浸。俗云:“密不透风,疏可跑马。”但这只是一般的意境。而在张复兴的画中,密处仍有清风阵阵,仍给人辽阔而不闭塞的空间感。具有一种“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的视觉享受。他自觉地追求饱满充实的空间,在薄薄的平面的宣纸上,通过山川树木的连绵层叠,溪流屋宇的回环掩映,营造出纵深的多层次的空间。这种纵深空间,不是藉由所谓视觉透视,而是凭借景物的实质展开和人对自然的真实体验。

      画家张复兴艺术的创作

      张复兴后期的创作,似乎包含更多向传统回归的因素,这对于他的笔墨韵味大有助益。此前他着力于经营位置,着力于南方山川的漫漫绿意,盈盈秀色。而现在,他一方面保持这种风格,另一方面,他也在思考着新变,思考着更加本体更加本质性的问题,关注笔墨作为一种绘画语言其自身的表现力。我对张复兴的探索充满了信心。因为他清醒地认识到:“现代意识与传统观念并不相悖,应视作传统观念在现代的发展和充实,一个现代人的画作若无现代意识则几乎不可成立……一切手段的存在和调用,只是为了营构一种自我追求的境界,一种山水精神的境界,一种博大的抒情气概,一种生生不息的生命享受,一种使‘以形写神’和‘气韵生动’的‘神’、‘韵’得以体现的追求,一种平和、纯净、清旷、雅逸的自我风格。”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在线反馈
    • 标签

    留言

    暂无留言

    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