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美术馆

武汉美术馆

发布武汉美术馆美术展事信息,分享优秀美术作品及业界资讯。[详细]

首页 >美术馆 >武汉美术馆

高山仰止丨黄宾虹学术研讨会摘录(一)

武汉美术馆2019-09-11 18:35

▵研讨会现场

时间:2019年8月16日上午9:30—12:00

地点:武汉美术馆五楼报告厅

议题:「参悟内美——黄宾虹作品展」学术研讨会

(一)黄宾虹的艺术及其理论成就

(二)黄宾虹的贡献和影响

会议主持:刘宇(武汉美术馆副馆长)

学术主持:卢炘(中国美院教授、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

发言嘉宾:

许洪流浙江省博物馆副馆长

樊枫 武汉美术馆馆长

范达明浙江省美术评论会秘书长、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洪惠镇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原福建省美协副主席

施江城湖北省中国画学会会长

2019年8月16日上午9点半,“‘参悟内美’——黄宾虹作品展研讨会”在武汉美术馆五楼报告厅举行。研讨会由武汉美术馆副馆长刘宇主持,中国美院教授、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卢炘担任学术主持。参会专家学者樊枫、许洪流、范达明、洪惠镇、施江城、姜宝林、胡明强、林木、李钢、刘丛、黄戈等在研讨会上先后发言,现将研讨会上的发言内容呈现给未能到现场参加活动的朋友们,我们将陆续推出所有嘉宾的发言内容,敬请期待。

▵ 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致辞

樊枫谈黄宾虹的“离象写神”:

前不久有一个黄宾虹的课题叫“离象写神”,所谓“离象写神”指的是离开了“象”来写“神”。我觉得这四个字的定位似乎还是有那么一些道理的。过去中国画一直讲形神兼备,中国画的形本身就不是眼睛观察到的和对象一模一样的东西,即使宋画画得那么细也有意象的成分和自己想象的成分。黄宾虹在这个上面进一步离开图像,离开图像是为了他的自由,他笔性的自由。黄宾虹就在离开形象以后他的笔性达到了非常的自由。黄宾虹的画为什么要把形象的东西完全拿掉,他就是要自由地挥洒,然后通过自己眼睛的观察落实在自己的作品里面,所以黄宾虹实际上开辟了这样一条道路。经常有人问我黄宾虹好在哪里,我说过去中国山水画就像书法里面写楷书一样的,自从有了黄宾虹以后就变成了草书。黄宾虹是在用草书画山水画,他的笔墨间去掉了很多的皴法,他完全用他的笔的八面生风,他的笔里面讲起笔、落笔,他画的八卦图里面谈了很多用笔的东西,他讲究笔性,在讲究笔性的过程中必须把形象放在一边,这个时候他要通过自己主观的观察的形象以后,把它整体的纳入到他的山水画里面去。我后来画都市水墨,实际上,我的都市作品也是在学习黄宾虹的离像写神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的启示下所产生的。

▵浙江省博物馆副馆长许洪流发言

许洪流谈浙江省博物馆的黄宾虹研究:

浙江省博物馆以黄宾虹为重点展开了研究、展览、宣传各方面的工作。在去年我们按照上级单位文化厅的要求做了一个黄宾虹工作的十年规划,其中分为几个版块,一个是黄宾虹资料的整理和公布,我们有一个专门的网站格局已经差不多形成了,准备把浙江省博物馆馆藏的黄宾虹所有的作品的图像上传上去。在做这个工作的同步我们目前也正在和一家专业的出版社洽谈合作,计划共同编辑出版《黄宾虹艺术文献集成》,这是资料方面的工作。另外黄宾虹的展览展示,现在浙江博物馆已经有一个专馆黄宾虹艺术馆,有两个楼层,一楼是一个长期陈列,是一个精品展,二楼是一个独立的展览,准备从各个角度阐释黄宾虹,做了一些展览,是临时性的。最初做这个馆的时候曾经考虑过黄宾虹的传人,就是受黄宾虹的影响,一些比较出色的画家也可以办个人展览,当然规模不大,主要是为了反映黄宾虹的艺术对当代的影响和对他的传承。我们还有一个黄宾虹的博物馆里面有一个展览厅,我们向省里面报告了再进一步整改,想进一步把里面的资源利用起来。其他的按照浙江省的计划在今年浙江博物馆的新馆里面,这个新馆面积很大,10万平方米,我们准备在里面设计一个黄宾虹的专馆,目前计划的面积是1000平方左右。另外还有一块工作,我们馆有一个黄宾虹研究中心,成立的时间比较早,但因为一直没有拿这块招牌来说事情,现在觉得还是有必要把黄宾虹研究中心的一些成果单独的陈列出来。这个中心刚成立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调浙江博物馆,因为去年要做黄宾虹的绘画陈列展,所以我们全面梳理了一下,自从50年代接收黄宾虹家属捐赠的作品之后做的工作我也吃了一惊,到去年为止办过黄宾虹的展览已经达到了将近80个,这个数字我觉得挺震惊,当然基本上是我们前人做的,我们做的工作比较少,我觉得这一方面的工作以后还需要进一步的推进。黄宾虹先生的夫人当年捐给我们的东西,他自己的作品完成稿和未完成稿大概是5000张左右,图书是6000多册,黄宾虹先生自己藏的书画和绘画是3000不到,还有他收藏的玺印有900多张,还有杂七杂八很多的手稿,按照博物馆的说法是6000多个画纸,但是6000个画纸不止6000多张作品,因为当年资源很紧张,有的时候一捆画纸大概是有二三十张画作的。这些东西我们浙江博物馆已经初步整理出来了,准备逐步把它公布出来。

▵中国美院教授、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卢炘发言

卢炘从众家谈黄宾虹的“内美”观: 潘天寿讲“五百年,其间必有名世者,吾于先生之画学有焉”,他认为500年不出世,一出世就是黄宾虹,黄宾虹是70岁才形成个人风格,到92岁离世,身后五十年,实际上四十八年才真正的名世,在数千年的历史中间像他这样是绝无仅有的一位大师。由于场地有限,所以我们这次作品只选了50多件,加上文献大概80多件,包括他的年表、着作目录、重要的语录,再加上一些帖子,是便于观众来理解他的。这次我们的展览取名为“参悟内美”,我刚才讲了黄宾虹通过内美来展开学术讨论,可以把他的学术和理论串起来。他的内美是非常深刻的,可以说是聚集了古人的精粹,直窥艺术的真谛,参以己见、高屋建瓴,为当今艺术界道夫先路,具有启迪意义。他讲造化、天地自然、有神有韵,此种内美常人不可见,画者能夺其神韵,才是真画。在自然界是有着内美的,人能读出来才是真画。黄先生讲艺术流传在精神不在形貌,貌字可学,而精神由领悟而生,画要读神韵这种内美是不可见的,作为作者能够把它提出来,“纯全内美,是作者品学、学问、胸襟、境遇,包含甚广”这是黄先生所讲,自然界就是这样的。而黄先生又是从写字开始起步的,他实际上是把人精神的内美和自然界的内美联在一起组成了他的内美说,这是一个很高的美学境界。

△黄宾虹雨景写意图轴

中国的笔墨到黄宾虹手里应该说是完备了,而且他又有抽象的味道,具体的局部可能是抽象的,但是整体又是具象的。苍劲、叠加、灵透的笔墨团块,是一种透气的笔墨结构,既厚重又空灵,千遍万遍重叠,画面层层叠加依然是很清晰可辨的,具有形式感、雕塑感、韵律感,大面积的浓墨,墨色的浓淡和线条疏密的大对比非常强烈,很耐人寻味。

▵ 浙江省美术评论会秘书长、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范达明发言

范达明:

内美确实是黄宾虹先生独有的。黄宾虹提出内美最早的可能是《题<富春山图>》,这首诗的四句话:“江山本如画,内美静中参。人巧夺天工,剪裁青出蓝。”这四句诗如果简单的解释,就是江山原本跟图画一般,其内美需在静中来参悟获得,人有从艺本事来巧夺天工,但是唯有经过了剪裁才能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境界。这是一个大概的解读,这是他最早提出的内美的概念,他本人也把内美的概念运用到他很多的画作当中。

我认为黄宾虹的内美的概念和黑格尔的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相似,他认为理念就是美,美就是理念,当然因为黑格尔有哲学的体系,他认为一般外部世界是理念,理念是本来,外部世界只是理念的反映,但是他讲了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就是讲到了真和美的关系,我觉得黄宾虹的内美概念和黑格尔讲的美是理念当中的真相似,美如果作为外美的话真就是内美,我是这样来理解的。如果说外美是感性的,那么内美是理性的;如果说外美是现象的,那么内美就是本质的;如果说外美是个别的,那么内美就是普遍的;如果说外美是特殊的,那么内美就是一般的;如果说外美是自在的,那么内美就是自为的;如果说外美是实对的,那内美就是悟对的;如果说外美是直觉的,那么内美就是心智的;如果说外美是形象的,那么内美就是思维的;如果说外美是美术的,那么内美就是美学的。这是我拿一个类似的范式跟黄宾虹的内美和外美做的比喻,这样可以便于我们来理解。

我认为黄宾虹画学内美的概念价值与理论是这样的:

第一,黄宾虹的内美的概念很接近黑格尔所说的美的理念当中的真的概念。就是美的背后有一种真的东西。

第二,黄宾虹画学的内美概念跟精神、气韵、意蕴这些中国画学范畴里面的概念的内涵非常接近。但是我们讲的精神也好,气韵也好,意蕴也好,相对来说比较模煳,和直接外在的判断不太一样,所以我觉得内美的概念包括黄宾虹运用这个概念在很多画上面的表述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具体应用,所以我认为这个概念本身有相对的模煳性。

第三,黄宾虹画学内美的概念使黄宾虹画学上升到哲理思辨的高度。黄宾虹画学的内美概念,显然超越了传统美学对于美的定义基本原则之外的另类判断,它是作为外美的内在原因、内在规律、内在本质等这样一番意义而存在,它是追求美的本质。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本质上说他是非美之美,因此成为现代美学在理论上新的突破,使黄宾虹的画学上升到哲理思辨的高度。

▵ 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原福建省美协副主席洪惠镇发言

洪惠镇:

关于黄宾虹的问题我已经思考了很多年,山水画到底有什么内在的规律?如果还是临摹,还是学习古人,或者是师从哪一个先生的话,可能就找不到自我了。我做了很粗浅的研究,我提出来叫做三美论。从山水画的诞生一直到今天,它基本上有三个主要的要素:一个是构造美,包括丘壑、造型、色彩这些外在的部分,黄宾虹把丘壑当作外美和内美相对应的范畴;第二个就是意境美,意境美在山水画刚开始的时候它已经存在了,因为山水画的诞生是跟山水诗有直接的关系,先有诗才有画,意境就是诗的精神,它伴随着山水画的成长,甚至在山水画还没有很完善的技法的时候已经提出来了,因此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重要的元素;第三个是笔墨美,笔墨按照道理它应该是属于构造的一个元素,但是中国的笔墨绝对不像我们20世纪初笔墨之争的说法,像吴冠中先生的“笔墨等于零”,这个是从另外一个立场来考虑的,这个我们在这里就不深谈了。中国画的特殊之处在于笔墨不能单独作为一种语言,它还是一种精神,黄宾虹一直提的笔墨精神就是内美的实质。当然他还有一个就是浑厚华滋,山川要浑厚华滋,这一点很多现代学黄宾虹的画家不够重视,他们只是模仿表面的形式,这两种一个是笔墨本身的效果,第二个就是达成的浑厚华滋的效果就反映在内美上。笔墨美本身脱离了直观的描摹对象以后产生了一种抽象的美感,这个抽象美是到了现代有西方美术的影响以后才崛起的。我们中国的文化都是走中庸之道为主,不会偏,所以我们历史上没有纯粹的抽象,也没有纯粹的写实,就是具象到非常像,像镜像一样,我们都没有,我们都是在中间写意的,我们即便是宋代工笔画到了最高的历史时期的时候,我们看它仍然是带有意像的因素在里面。

△黄宾虹《画法简言》, 摄于展厅

我是从三美论入手研究黄宾虹怎么提出笔墨,他实际上到73岁才确定他要走笔墨美的道路,他是观察古画,看的更多的不是古人怎么构造,而是看他们的笔墨,把它拎出来强调。他在总结笔墨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核心就是用太极来解释用笔,他把太极图里面的两笔S型的盘旋用来解释我们用笔的起始。太极图的两条线,一直盘旋在那里,这样就有一种内力。所以我们看他的画,他的用笔以中锋为主,中锋恰好可以完善的达成这么一种回旋,这是他在笔墨研究当中最精华的部分。

▵ 湖北省中国画学会会长施江城发言

施江城:

洪惠镇先生讲的三个美,丘壑美和意境美大家都比较容易理解,有中国国学基础的人对意境美都能理解。唯独笔墨美难理解,以前只是把笔墨当成工具,包括西画往往把笔墨看成一种手段,再高一点最多是看成一种语言,但是没有提高到美学的高度,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黄宾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他对笔墨的认识已经超出了手段,塑造意境美或者塑造丘壑美的手段,而把它单独提为美的追求,不是手段而是目的了,这一点是和当时全世界的美学发展的潮流是同步的。在现代,对美学绘画语言作为一个美的追求目标,西方要比我们早,觉醒的比我们早,而且出现了像塞尚、印象派、点彩派的表现语言,景观是一样的,但是表现的语言不一样,他的内美揭示出来就划入到了美的境界当中。而中国笔墨语言的表现手段把它变成一个美学追求的目标来进行探索,我们中国就是黄宾虹,他是很有理论支撑的。

△黄宾虹蜀中山水轴

我认为黄宾虹除了以中国人所理解的以书法入画,强调内美、强调意境这些语言解释他以外,他的思想当中还有一些现代艺术的影响。因为我自己是画画的人,我感觉到他所有的点的墨团当中,他每一个层次都不混在一起,很清晰。不管怎么点,他的黑里面老透亮,老有小白点在里面,他从来不消灭它,这是非常高明的一点。这一点在视觉上只能用现代科学的办法来看它,古典的艺术喜欢平染,勾皴擦点染,就是它染掉,但是黄宾虹的染是点染,他是最后拿一道洗笔水烘一烘,再稍微点一下,他是点染,他永远不把那个白点搞掉。后来我自己在绘画当中体会到这一点,所以对我也有很大的启发。跟点彩派很相似,给人一个非常丰富的视觉享受,后面包括野兽派和印象派都有它的科学理论基础。所以我想不管是中国画还是西画对于美术的追求有一种内在的规律,这种规律不完全是要用我们熟悉的中国画的语言去形象它、去表扬它、去歌颂它,更重要的是要用现代的对美的认识再去研究我们的黄宾虹、研究石涛、研究我们的古代绘画,可能会得出一个更好、更清晰的结论。而且我们研究古人的时候,很多大师可能没有从理论上总结出来,但是他实践当中感觉到了这个东西是非常有意思的,他成功之处也就在这里,但是在理论上可能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理论。

研讨会后续摘录资料

稍后陆续推出,敬请期待

“参悟内美——黄宾虹作品展”

将展出至9月15日

欢迎前来参观

整理人:耿爽 陆昊旻

注:以上内容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并节选(部分内容根据主题发言嘉宾提交的文章进行整理),未经发言者校对。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