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山郁夫 收藏丝绸之路的意义

  • 来源:北京青年报
  • 2019-03-15 12:26

摘要:展览中“伟大的海”-文明交汇的地中海、“四方之王”-两河流域与伊朗地区、宙斯·佛陀-文明交融的中亚与印度、东土惊鸿——丝路东端的景象……丝绸之路告诉平山郁夫什么?

原标题:“我一站在那里,就感到幻梦似的古代大气在颤动”

平山郁夫 收藏丝绸之路的意义

近期,刚刚在国家博物馆结束的“平民情怀——平山郁夫藏丝路文物展”,有几个神奇的地方。首先,你可以安静地从古希腊开始,沿着欧亚非三大洲环绕地中海,进入叙利亚、两河,再到伊朗、阿富汗,到今天的巴基斯坦,古代叫犍陀罗,再到中亚,最后一直看到中国;其次,所有文物都来自一个人的收藏,但丝毫不显单薄,反而厚重完整;再次,犍陀罗艺术品数量之大,质量之高,是从前国内展览中少见的。

平山郁夫在自传中说,自己只是这悠悠大河中微乎其微的存在。即使注定成尘,他这颗微尘的重量也比别人大得多。对于他,政治只是一种手段,而目标,是人类文化的传承,是全世界再也不要有战争。一直支持他走下去的,是7世纪中国唐代的一个僧人,玄奘。

平山15岁时,美国向他的家乡广岛投放了原子弹,平山所在的学校201名师生当场死亡。“烟雾中惶惶不安的人们,血肉模糊,或断了手臂,或失去双脚。但仍在拼力挣扎着要站起来。好像在喊着什么,我什么也听不见。还遇到很多眼球冒出来,挂在腮帮子上的人。我在这惨境中继续跑,向着军需厂,不顾一切地奔跑。”

虽然活了下来,但平山郁夫却因遭受核辐射而染上了白血病。29岁时,平山的白血球降到了常人的一半以下。此时,平山郁夫唯一的心愿,就是“临死之前要画一幅令人称心的画,哪怕一幅”。或许真的是上天的启示,玄奘的形象突然出现在平山的脑海,那个僧人,手指前方,满怀希望和使命感。凭借以玄奘取经为灵感的《佛教传来》,打开了一片新天地,树立了自己独特的画风。

此后,平山追随玄奘的足迹踏上了丝绸之路。中国、苏联、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叙利亚、土耳其、伊拉克……在那个时代,平山郁夫踏破了丝绸之路,走了150次,行程累计80万公里,可以绕地球20圈。不可思议的是,在艰苦卓绝的常年跋涉中,平山郁夫居然恢复了健康。或许真的是上天眷顾,给虔诚忘我的平山郁夫一份报偿。但不止于此,对于拯救人类文明他还有更重要的使命。

平山郁夫 收藏丝绸之路的意义

“对于我来说风景也是历史。看到的风景再美,如果那里没有历史,就唤不起感动。所以我对美国、澳大利亚的风景不感兴趣,也根本不想让那些风景入画。反之即使再平淡的景致,只要那里有历史,就能极大地刺激我的想象力,心无旁骛地挥运画笔。丝绸之路的沙漠,往往除了沙子、砾石一无所有,然而只要在那里一站,就能切身感到奔泻而来的梦幻般久远的气息。”平山郁夫很少描绘所谓的好山好水,娇花羞草。他喜欢独自沉思在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大地上。

他沿着这条看似早已死去千百年的东西文化通道走着,视野皆是流沙腐木、乱石荒丘,很难再寻到昔日道路的痕迹。只是偶尔会碰到一个几乎要从地面上失去的古城遗址,这样零落地被历史遗忘在地球上。

探访丝绸之路的过程中,他目睹了世界各地的文物和历史遗迹因战乱和环境破坏面临重大危机。为此提出了《文化财产红十字构想》,力图保护全球文化遗产。不仅如此,他还为保护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文物投入个人财产。

他说:“历史的长河实在源远流长。人类传宗接代延续下来了,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一生竭力奋斗,一代代繁衍下去。我的生命是双亲给的,双亲之上还有双亲。人的一代按三十年计算,一直追溯到平安时代是三十代,计算一下与我的生命有关的该是多少人呢?三十的三十乘方是一百零六亿人,相当于日本目前人口的十倍。托世世代代的福,才有我生命,如果缺少其中一个生命,也就没有今天的我。假如你用这种态度看待人类,那就不分种族和肤色,归根到底,无论是什么文化也绝不是突然凭空产生的。”

于是,他以这份赤诚与虔敬,踏上沟通东方与西方、世界与日本的文明之途。然而他寻找着什么呢?平山郁夫默然站在这无人能识的荒寂的古道上。“我一站在那里,就会感到幻梦似的古代大气在颤动。”他说。

谁说历史是堆积着死去的生活?历史是一条澎湃不已的时间江河,在一代代人精神浪花的淘洗下,终于淘出金子一般人类伟大的灵魂。这灵魂就是人类的文化精神。找到这精神,才找到艺术生命的根本。

平山郁夫 收藏丝绸之路的意义

展览中的单元“伟大的海”——文明交汇的地中海、“四方之王”——两河流域与伊朗地区、宙斯·佛陀——文明交融的中亚与印度、东土惊鸿——丝路东端的景象……丝绸之路告诉平山郁夫什么?人类是一个整体。人类靠交流而生存。文明是这一真理的结果。丝绸之路是这一真理的见证。

人类往往在现实中迷失自己,在历史中找回自己。这便是历史的意义,也是平山郁夫行走、绘画、收藏丝绸之路的意义。

平山郁夫 收藏丝绸之路的意义

展品

牛头形红彩陶酒壶

陶,南意大利,公元前4世纪。

酒壶是一头黑色公牛的头部的形状,外层的涂料含有较多的铁,所以散发出金属的光泽。酒壶上面采用红绘技法,描绘了希腊神话中著名的一幕:变身为天鹅的宙斯正在诱惑绝世美女丽达的场景。公牛崇拜发源于地中海东部、两河流域,经安纳托利亚半岛至克里特岛,在希腊文明的前身米诺斯文化中十分盛行。希腊神话中的著名的米诺陶乐斯就是克里特岛上的牛头怪物。希腊的殖民运动将公牛崇拜带到了意大利。

牛形陶器

陶,伊朗西北部,公元前1200-800年左右。

从伊朗的西北部里海南岸、吉兰省的王侯墓中发掘出大量的陶器与金属器具,多采用各种动物形状,瘤牛在古代的西亚、印度、非洲等地区被视为家畜来饲养繁育。而以公牛崇拜为核心的宗教则发源于西亚,并向四周传播,牛形陶器四肢粗短,突出背部的瘤峰(脂肪囤积块),脸部为注水口,可注入葡萄酒等。所推测是当时仪式上使用过的器具。

狮子装饰杯

银青铜,伊朗,公元前7-前6世纪,阿契美尼德王朝。

在青铜制的深杯外侧装饰有加工过的银板,银板上端有石榴果实的连续花纹以及狮子头像,底部一周刻有狮子。狮子是亚述、巴比伦时期两河流域常见的纹饰,后也成为波斯的装饰主题。

弥勒菩萨交脚坐像

犍陀罗,公元2-3世纪。

高62厘米、宽36.5厘米。

石质,为弥勒菩萨交脚坐像,发型装饰明显受希腊文化的影响,左手似持有净水瓶。胸部肌肉坚实,雕刻刚柔并举。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在线反馈

评论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