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尼画作领衔纽约秋拍 区块链技术加持拍卖品打假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 梁信
  • 2018-11-26 10:40

摘要:纽约秋拍上,多件现当代艺术杰作成交额破纪录,显示了市场对顶级艺术品的追捧。除此之外,佳士得首度在大型拍卖会上引入区块链技术,创造了另一项历史。

纽约秋拍上,多件现当代艺术杰作成交额破纪录,显示了市场对顶级艺术品的追捧。除此之外,佳士得首度在大型拍卖会上引入区块链技术,创造了另一项历史。

11月12日至16日,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拍卖行相继在纽约举行了13场秋季拍卖会。今年的纽约秋拍包括了印象派、战后派和现当代派的作品,以及专门为Barney A. Ebsworth和第41届美国副总统Nelson Rockefeller夫妇等私人藏家举办的特别拍卖会。其中多件现当代艺术杰作成交额破纪录,显示了市场对顶级艺术品的追捧。

拍卖成交价屡破纪录

据各拍卖行最新发布的官方数据,佳士得拍卖行在本次纽约秋拍周的两场拍卖会上,以11亿美元的总成交额击败了收获8.35亿美元的竞争对手苏富比。而富艺斯拍卖行则以1.41亿美元的成绩排在了第三位。11月13-14日晚,纽约佳士得举行的Barney A. Ebsworth私人藏品专场拍卖会更是创下了多项拍卖纪录,成交额逾3.178亿美元。

爱德华·霍普的《杂碎》以9187.5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6.383亿元,接近拍卖前的最高估价,这一成绩也创造了霍普个人拍卖的最高价纪录及美国现代艺术拍卖的最高价纪录。此外,大卫·霍克尼公认的最佳作品《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估价约8000万美元)以903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打破了杰夫·昆斯的钢制雕塑《气球狗(橙色)》创下的5840万美元纪录,使霍克尼成为最贵的在世艺术家。值得一提的是,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联席主席Alex Rotter认为,这件作品极大地推动了佳士得战后派和现当代艺术品拍卖会的成功。本场拍卖会展出的48件拍品中,最终有42件成功拍出。

除了霍普和霍克尼的作品之外,Barney Ebsworth的其他私人藏品也创下了破纪录的高价,包括以6890万美元成交的威廉·德·库宁《女人如风景》,成为这位艺术家个人作品拍出过的最高价格。其他创下艺术家个人纪录的还包括亚历山大·考尔德的站立雕塑木制品“Hen”,成交价为841万美元。加斯顿·拉切斯1932年创作的雕塑《站立的女人》在开拍后的45秒内,叫价从160万美元迅速飙升至260万美元,并在一分钟后以370万美元的成交价售出。

本次纽约秋季拍卖周中,虽然较低价位的艺术品成交略为乏力,但高端市场的消费势头十分强劲。对此,佳士得董事长Marc Porter在接受NBCnews采访时表示,本季拍卖的藏品探索了20世纪美国绘画和雕塑各方面的元素,从魔幻现实主义到抽象表现主义等应有尽有,因此今年秋拍人们对美国现代主义艺术品的买卖行情关注度高涨。此外Porter还表示,尽管拍卖成交价格高企,但当前的市场并没有过热,“温度正好合适。”

黑人艺术家市场升温

近年来,随着艺术界的“历史挖掘”风潮,女性艺术家、黑人艺术家等从前被忽略的边缘群体,其作品价值重获认可,在多地举办相关展览。这种趋势也反映在艺术市场上。作为最具话题度的黑人艺术家,让·米切尔·巴斯奎特在本轮秋拍中有大量作品参与竞拍,多件以千万美元价格拍出。创作于1982年的涂鸦作品《无题》拍出了2250万美元的高价,这一数字虽然跟拍前预估的2500万美元略有差距,但是加上拍卖佣金等手续费后,最终价格高达2570万美元。另外,其较小幅作品也以远超估价的数百万美元拍出。在15日晚,富艺斯拍卖行的20世纪当代艺术夜拍中,巴斯奎特的另外一幅《无题》以9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

此外,亨利·泰勒、雅各布·劳伦斯、杰克·惠腾等黑人艺术家作品也有亮眼表现,均刷新了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13日晚的拍卖中,表现主义流派的亨利·泰勒的多人物街头构图作品《我将给你施咒》被一位电话竞标者以97.5万美元(估值为15万-25万美元)的价格竞得,成为当晚当代艺术拍卖中成交价第二高的作品。雅各布·劳伦斯的作品《商人》被苏富比执行副总裁Valentino D. Carlotti的委托藏家以520万美元的成交价拍得,是最高估价200万美元的两倍多。杰克·惠腾的作品最终成交价为180万美元,高于其120万美元的最高估价。黑人艺术家作品受到热捧,正表明边缘群体艺术家作品逐渐得到更广泛的藏家市场认可。

区块链技术角力艺术赝品

除了各种破纪录的拍卖交易之外,今年佳士得纽约秋拍还创造了另一项历史——首次利用区块链技术介入记录的大型艺术品拍卖会。

赝品的存在一直困扰着艺术品市场。有数据统计,现在市场上流通的艺术品中,有50%是赝品。一位日内瓦美术研究所的专家在接受BusinessInsider采访时表示,“如果这个数字确有其事的话,恐怕还是低估了。”今年10月,佳士得宣布与艺术品市场独立数字注册机构Artory合作,试行开发区块链技术软件,尝试用数字分类账系统解决市场透明度问题。Artory首席执行官Nanne Dekking对与佳士得的合作感到兴奋,并表示这将是艺术界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他还公开评论道:“如今的买家变得更加多疑和厌恶风险,他们想要完全值得信赖的交易。而Artory可以给拍卖行提供支持,向客户提供区块链加密的信任和安全感,以及买家期待的现代化技术体验。”

打破多项成交纪录的Barney Ebsworth专场拍卖会被Artory开发的软件通过以太坊私有链平台一一记录下来。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拍卖最终价、拍卖日期、商品描述、修复信息和名称等数据被编程下来并且加密存储在以太坊平台上。数据经由可信方审查,并通过一系列严格审核才能添加到注册表中,保证了信息的准确性。所有的潜在买家都会拥有一条关于该艺术品历史的加密数字记录,确保他们不会因为购买了赝品而赔钱。而一旦艺术品售出,就会生成一份唯一的数字证书,一方面确保了买家的交易安全,同时也帮助确认佳士得只能拍卖原始的艺术品。其中,艺术品中标者的身份是保密的,并且所有相关方也尽可能保持匿名。这款软件还可以为艺术品买家提供某一特定艺术品所有必要信息的查询服务,包括每次转手销售的历史及随之产生的数字证书。Artory在官方博文中表示,系统借助区块链技术的加持,可以为拍卖品的来源提供更大的信心保证,并提高市场中最终转售的效率。

艺术论坛Hyperallergic的撰稿人Zachary Small对于新技术对艺术品市场带来的影响持有保留态度。他分析道,一方面,区块链技术记录不具有追溯性,不能解决现有纪录中的错误;其次,以买家的名义保持匿名与明确来源的承诺可能会因为矛盾而难以实现。不过,他也认为,拍卖行转向区块链技术以阻止赝品进入市场,也可以有效控制过量高价值艺术品在市场流通而导致的需求降低。同时,区块链或可能成为投资型收藏家的信心助推器,鼓励更多的收藏家把自己的财富投放在动荡的投资市场以外的实物资产中。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在线反馈

评论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