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

  • 来源:澎湃新闻
  • 2018-03-13 22:38

摘要:蓝田吕氏是北宋晚期陕西西安地区的名门望族。宋哲宗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吕大防就是这蓝田吕氏中的一员。其兄弟四人皆是北宋晚期名士。吕大忠与吕大钧是金石学家,也是西安碑林的奠基人;吕大临是著名的古器物学家,他...

蓝田吕氏是北宋晚期陕西西安地区的名门望族。宋哲宗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吕大防就是这蓝田吕氏中的一员。其兄弟四人皆是北宋晚期名士。吕大忠与吕大钧是金石学家,也是西安碑林的奠基人;吕大临是著名的古器物学家,他所编纂的《考古图》流传至今,被誉为中国考古学的鼻祖。他们深受当地人爱戴,被称之为“吕氏四贤”。“澎湃新闻·古代艺术”从今天起刊发主持地这一考古项目的张蕴根据其在央视“百家讲坛”讲座整理的追忆文章,以走进北宋时期文人士大夫们的生活世界。

2005年冬,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葬突然被盗。随着被盗案件的成功告破,对其的考古发掘工作随即展开。

笔者所讲的事情发生在陕西省西安市以东三十公里处的蓝田县县域内。蓝田是个著名的地方,不但因远古时期的“蓝田猿人”遗址而闻名中外,更有着壮丽的山川和丰富的物产。在蓝田县城之西有一个村落叫五里头村,因距县城五里而得名。这里面对灞水开阔的冲击平原,遥遥与白鹿塬隔河相望,背依土层深厚的太尉塬,左有秦岭、右有骊山,山环水绕,是蓝田县不可多得的交通便利、土地平坦、人口密集的白菜心地区(图一)。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一 蓝田县地形地貌图

一、五里头村与吕富平

五里头村数百户人家就居住在灞河北岸至太尉塬顶的半原区上,周围分布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这是个美丽的地方,有着翠绿的原野、嫣红的桃园,因距县城、省城都很近便,村中青壮年均赴外地打工,只留下老人妇孺经营农活、看护家园。每逢年节外出打工人员方陆续返回村中与家人团聚,这时的五里头村是一年里最热闹、最红火、最快乐的时候。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蓝田县地形地貌图

那是2005年的冬天,虽然离春节尚有些时日,村里一户姓吕的人家却迎来了一位贵客,这个人名叫吕富平,是家主的亲兄弟,据说早年外出做生意,现全家已定居西安,并将年迈老父亲接去同住。即然这样,在这不年不节的时候他为什么突然回来?这让村里人很疑惑,但吕富平似乎非常坦然,住在哥嫂家里,每天吃饱喝足就是去村里、地里到处溜弯,时间一长,也没人再注意他了。日子过的飞快,眼看着春节一天天临近,这时候返回村中准备过节的人越来越多,吕富平也忙活起来,常与那些回来的哥们弟兄一齐喝酒吃饭,交往中不但谈笑风生,而且出手大方,为人仗义,村里人都说:这娃到底去过西安这大地方,就是和咱乡里人不一样。吕富平对这些话总是一笑了之。每到夜色降临,便早早回家关门睡觉,表面上日子过的安闲而规律。

因为平时大伙都出去打工,只有春节期间村里人都回来过年,这时村里最热闹,所以有些人家把娶媳妇、嫁姑娘这样的喜事也安排在这个时候,图个人气旺。这天,村里有家人办喜事,依当地民俗,新媳妇娶进门要连办三天宴席,款待乡里乡亲。就在当晚的酒席宴上,大伙喝酒聊天、几杯酒下肚,陕西人的豪放劲就上来了,说话高喉咙大嗓子,再加上孩子们不停的鞭炮声,场面显得热闹红火、人声吵杂,当酒至酣畅之际,一个有心人却悄悄站起,默不作声的快步离开,奔向月黑风高的茫茫田野,尽管细长的土路坎坷不平、尽管凛冽的寒气沁人心脾,却挡不住那人疾奔的脚步,这个离席的人是谁?为什么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事实上,这个神秘的人物从此在村里消失不见,正是他的离去引发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文物大案;也正是他的离去,使一个深藏在黄土之下沉寂近一千年的古代府邸被迫打开了尘封的大门。

第二天,一个习惯早起的老人,踏着晨霜走在田间小路上,突然路旁的桃树林中一堆澪乱蓬松的枯草引起了他的注意,自己常在这条路上经过,怎么以前没看到这堆草呢?处于好奇,老汉走上前一把撩开草堆,眼前的景象让他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究竟看见了什么呢?原来那草堆下,隐藏着一个惊人的密秘!一个直径约六十厘米左右的土洞象一只怪兽般张着深不见底的大嘴直对着他(图二)。老人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后退几步才站住脚跟,好一阵心中才平静下来,谁吃饱了撑的大冬天在野地里挖窟窿!想想,不对呀,这洞来的好奇怪,一定有事。再仔细查看周围,忽然想起,这地方不是吕家的坟地吗?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二 盗洞近景

说起蓝田吕家,话就长了,那可是这十里八乡人人皆知的名门大户。在距今三千多年前,关中地区有一个著名的邦国叫“周”,后来周国在周文王治理下强胜起来并在周武王时期推翻了商纣王的统治而建立了周王朝,帮助文王、武王夺取天下的一个重要谋臣叫姜尚、字子牙。据说在大禹治水期间,姜子牙先祖平水有功而授封于吕地。吕国位置在现河南卫辉一带,吕国所有国民均以国为姓,所以姜尚又名吕尚、吕望。后来在建立周政权中姜尚立有大功,因此周立朝之后便将地盘更大、人口更多的齐地划分给他做封地,位置在现今的山东省境内。姜太公带领族人赴齐任职时,愿追随者为姜姓,留在吕国继续生活的人仍然姓吕,并一直延续下来,所以吕国人皆奉姜太公为祖先。两千年后,西周时的吕国已改称汲郡,但吕姓人氏依然众多,他们集中定居在汲郡吕村一带。北宋中晚期,吕村有一个名叫吕蕡的中年人被朝廷派往陕西大荔一带为官,所做官职属州的下属机构签判厅的主官,从八品,相当于现在的副处级,负责总理文案,和现在的秘书工作性质基本相同。在此任上,吕蕡偶然途经蓝田,便一下被蓝田的山山水水所吸引,在给家人的信中写道:现自己在陕为官,孩子们也在陕西求学,又在骊山西麓得到一块好墓地,所以决定将家由河南汲郡迁到陕西蓝田县城西北方的乔村,同时也将家族墓地迁到了骊山西源。

据当地人传说,风雅的读书人吕蕡曾在大雪天骑着毛驴从乔村庄园出发欲踏雪寻梅,一路边游边看不觉已西过灞水登上白鹿塬顶,放眼东眺,只见天地间大雪飞舞,银妆素裹,唯有那灞水北岸白雪世界中一点碧绿格外抢眼,寒冬之中草木苍翠,茫茫大雪竟然落地即化、不能停留,再定睛观看,发现绿地两侧各有小河环抱,两水之间托起一片绿州,形若二龙戏珠。看到此景,老先生大喜过望,赶紧骑驴一阵小跑回到家中,立即将家人召集到厅堂宣布:我已找到一处上佳吉地,可为祖茔。这一吉地就是现五里头村北部的吕氏祖茔。

这个故事只是民间传说,实际上吕蕡于家书中提及的墓地位在骊山西麓的山间台塬上,是北宋时期蓝田吕氏入陕后的第一块祖茔。五里头村的吕氏祖茔是吕家的第二块祖茔地,发现并使用这块土地为吕氏祖坟地的人不是吕蕡,是他的四个儿子,说到这四个儿子,那真是北宋时期关中地区响当当的人物,他们的名字就是现在仍被蓝田人传颂,他们分别是吕大忠、吕大防、吕大钧和吕大临四兄弟,吕大忠与吕大钧是金石学家,也是西安碑林的奠基人;吕大防是政治家,曾任宋哲宗时期权倾朝野的宰相;吕大临是著名的古器物学家,他所编纂的《考古图》流传至今,被誉为中国考古学的鼻祖。这四个人在蓝田居住期间为当地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得到众乡里深深的敬重和爱戴,被后人誉为吕氏四贤。虽然一千年过去了,他们的名子、事迹却一直流传下来。据说,解放前村村都有四贤庙,乡亲们敬他们如神灵一般。

所以提到蓝田吕氏,当地人都知道他们的府邸在乔村,墓地在五里头村。解放后,吕氏墓地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重点单位。如今虽然历经文革浩劫,坟茔碑刻早毁,但现在仍住在乔村的吕氏后裔每年初一仍到此地祭祖。这一切对于世代定居在五里头村的这位老汉来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怎么突然间这块地上被打了洞呢?难道这洞是冲着吕家古墓来的吗?想到此,老人转身回村将发现的情况报告了当地文管部门。很快三里镇文管所派员赶赴现场,确定为古墓盗洞并做了简单覆盖处理后向县、市文物部门报案存挡。

二、被盗宋墓侦破过程

事也凑巧,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二处五大队大队长韩青龙得到了文物市场传来的一条信息:有人盗了个“承议郎”的墓,一批宋瓷将要出手。“承议郎”是宋代文散官官名,相当于现的副处级调研员。这样的官儿在到处埋皇上的八百里秦川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果真的有宋瓷,那就非同一般了。盯住这个线索后,韩清龙和侦察员们一直查下去,果然于2006年1月14日,在一家小宾馆抓住了两名刚刚盗墓回来的犯罪嫌疑人。还缴获了大量的盗墓工具,包括铁锹,炸药,雷管,洛阳铲等,然而在他们房间里却一件文物也没找到。这是怎么回事呢?

经审讯,这些可疑人员确实就是盗墓贼,而且已经得手。让侦察员们惊喜的是,这伙人正是他们一直寻找的盗掘蓝田县五里头村古墓葬的犯罪分子。据交代,他们只管干活,盗出的东西都在头目手里,而这个头目正是我们前面讲到的吕富平。

吕富平为什么会选择蓝田吕氏墓葬下手呢?这里面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首先,吕富平是蓝田县三里镇五里头村人,对自己的家乡熟悉了解。

其次,哥哥家仍住在村里,可以掩护自己常期住下仔细勘察行盗目标。

第三点最重要,就是吕富平家是祖传的吕氏家族祖茔守墓人,与其他人相比,更了解墓葬的位置。

后来我曾听北宋吕氏后人讲,吕富平祖上乃北宋时期吕氏大家族中远亲,如《红楼梦》所撰写的贾氏大家族一样,同宗同族中成员贫富亦有差别,富裕者为帮助穷人往往招其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路以赚钱养家。吕富平祖亲正是承担了吕氏祖莹看守人一职才独家居住在五里头村的。世世代代,吕氏家族遵循古制,看墓人可耕种墓园内闲置土地为生,每年初一家族大祭祀后由看墓人为参祭人员提供饭食一顿,算做无偿使用土地的回报。这规矩一直沿用到解放前,而看墓人也祖祖辈辈将这一职责传承下来。

由于墓园周边自然条件较好,近一千年来不断吸引一些流民散户定居此地,逐渐形成了今日的五里头村。尽管村中姓氏繁杂、人口众多,但吕姓血统却唯有吕富平兄弟一脉。

吕富平成年后并不安心于家乡务农,在社会上四处游荡,2002年被判过刑,2004年释放。出狱后在西安打工时结交了一些“道”上的朋友,交往中说出他祖上为北宋名门世家、著名吕氏四贤的家族远亲,并担负世袭看守墓地、家庙之责。“要想富挖古墓”这些利欲熏心的人一拍既合,一个盗墓计划随之产生。先由吕富平回村利用冬季农闲田野中罕为人至之时趁夜间秘密勘探、寻找目标,当择定桃园中的古墓葬后,又借那天夜晚村里人都去喝喜酒的机会,以炮竹声为掩护炸开洞穴钻入墓中盗劫。据说,踏入墓室的人被种类丰富、保存完整、品相优良的瓷器、铜器吓了一跳,慌乱中一脚踩碎了一件物品也顾不得细看,匆匆忙忙只管埋头挖宝,并将所得文物全部交与吕富平保管。

所以警方要侦破此案,必须先抓住吕富平。于是侦察员让已被抓获的盗墓贼熊义方给吕富平打电话,声称要与吕富平见面说事并一起喝酒。狡猾的吕富平在电话里询问:“你是不是出事了?如果是,你就用普通话说。”熊义方原本说的一口河南话,在电话里突然改用了普通话。话一出口,吕富平大惊失色,匆匆聊了几句就借故挂断了电话。

经过警方多方摸排、努力搜寻,终于抓获了罪犯吕富平,并在其家中查获被盗北宋吕氏家族墓葬随葬文物123件组,并将所有被盗文物转交至陕西历史博物馆收藏。

三、吕氏墓园的发掘与概况

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葬被盗案件圆满结束,新闻媒体对该案件做了详细报导,精美的出土文物、珍贵的宋瓷与古铜器一经爆光便引起哗然,不但社会各界关注,也招来不少盗掘者云集此地。本着对文物与遗迹以保护为主的原则,县文物部门曾派专人昼夜看护,希望将深藏地下的文化遗存尽可能保全下来、留给后人。但巨大的利益诱惑趋使一些不法之徒一次次铤而走险,两次武装盗掘之后,第三次的盗墓贼竟是一家三口,孩子在洞口望风,夫妻二人倒是同心协力下墓挖宝。严峻的事实不容犹豫,看来抢救性考古发掘已迫在眉睫。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在陕西省文物局赵荣局长指示下,时任省文物局文物处处长的周魁英亲自主持召开了省、市、县三家有关部门协调会,确定对蓝田五里头北宋墓地进行抢救性发掘。这是一项迫不得已的决定,也是当时最行之有效的举措。从这时起,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考古工作便正式拉开序幕。

记得那是2006年11月的一个忙碌的下午,我边整理案上的东西顺便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啊,已经5点了,时间过的真快。”这时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听筒那端传来了焦南峰院长坚定的声音:“张蕴,代上刘思哲马上跟我去工地,详情车上再说。” 就这样,我第一次来到了蓝田县五里头村村北的这片黄土地上,第一次看到了那片桃树林,也第一次看到那那深不见底的盗洞(图三)。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三 桃园中的盗洞远景

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勘探、测绘、资料汇总研究等准备工作,2008年6月13日,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联合组成的考古队在预定区域内挖启了考古发掘的第一锹土(图四)。

自此,五里头村北沿的一户农家小院就成了考古队员的家,他们不分冬夏寒暑、节日假期、不辞辛苦、早出晚归,甚至披星戴月的努力工作,终于在2011年1月完成了所有田野考古发掘任务,成功的向世人揭示了一座一千年前完整的古代家族墓园。由于墓园空前的完整性和墓葬资料信息的丰富及其随葬器物的精美,该考古发掘项目曾荣获2011年度中国考古新发现奖。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四 考古队员合影,张蕴(右三)

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到底是什么样子?它的主要组成部分又有那些呢?下面我就做一个简单介绍。

北宋蓝田吕氏家族墓园由四个重要部分构成。它们分别是:墓园兆沟、墓园家庙、墓园神道、家族墓地。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考古发掘工地

什么是墓园兆沟?通俗说,就是环绕在墓园周围的围沟,有了它的存在才能确定墓园的边界、形状、面积。所以兆沟既为墓园界沟,同时承担隔离、护卫、排水等功能。现存兆沟北端平直规整、南部东、西两沟斜向内收成瓶嘴状入口,圈成北阔南窄形似倒置酒瓶状的空间(图五),包含面积约一百五十亩,兆沟最深处是1.7米,原宽度为5—8米。原来兆沟内还贮满清水,这些水来自墓园西侧的河流中。这样以来,吕氏墓园整体使形成远有群山抱揽,近有水流环绕,所谓“山环水复”的上佳地望条件。

什么是家庙?家庙的功能是什么?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五 北宋吕氏家族墓园平面复原图

故名思意,家庙是吕氏一族盖在墓园中的、用来祭祀祖先的庙宇,列祖列宗的牌位按先后顺序就摆放在家庙正殿内。祭祀向来倍受中国人重视,所以家庙位置设在最显眼的墓园入口内。另外,按当时当地乡俗,妇女、小孩儿死后只能做为祔葬者进入墓地,所以常常将他们的棺槨暂时存放在一个地方,等待正主就位后再依礼安排祔葬人的葬处。家庙,就是暂时寄存这些灵柩的最佳场所。除去以上的主要功能外,家庙前院、配属殿堂等场所还可对外做些公益活动,比如:开课授业、;比如:召开文化讨论会,象今天的文化沙龙一样。

吕氏家庙原名已失,最早的建筑与墓地同期完成,现存的家庙主体建筑为北宋晚期,乃五开间式高台殿堂。曾经有着阔顶高墙、彩绘雕栏。但近一千年的风雨苍桑已经吞噬了这一切,只有废墟中的青砖黛瓦、龙纹滴水、兽面瓦当、三彩脊兽(图六)依然尽显昔日建筑的庄严肃穆、高大气派。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六 吕氏家庙房顶上龙头脊兽

神道是墓园中最重要的路径。起始于家庙主殿北门,向北一直延伸最终到达墓葬群最南端的主墓葬为止,它是连接家庙与墓葬群的唯一通道,全长近500米、宽6米左右,道旁等距离对称排列石虎、石羊等石象生。每当祭典仪式在家庙中完成,灵柩便由正殿北门抬出沿神道进入墓地成葬。

无论是兆沟,还是家庙、神道,都是为墓葬服务的,所以家族墓葬才是它们存在的前题。因此,墓葬群就是整个墓园精髓所在。偌大一个墓园,墓葬群究竟被按排在那里呢?

墓葬群位于墓园北部居中处,共计29座,其中20座为成人墓葬,9座属未成年人墓葬(图七)。29座墓葬,看起来一大片,如果没有一个制度来约束要求的话,势必乱成一团。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七 墓葬群分布图

用来规范排列这些墓葬的原则是什么呢?

通过考古发掘,我们总结出了它们的布局规律,这就是:墓群南端是整个家族中最年长者-吕通夫妇,他们的子、孙、重孙按不同辈份分横排紧随其后,而每一排又有一位领军人物,这人必须是顶门长子、长孙、长重孙身份,其他人员则按年长者紧靠领军人物的原则依次向两边排列。这个规律非常清晰明确,因此我认为这就是整个墓地的葬制。

北宋吕氏墓园使用时间为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年)至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年),共计42年,埋葬了五代吕氏族人。根据发掘出土的吕氏家族墓志铭,可基本排列出葬于祖茔中的北宋中晚期家族成员谱系表,详见(图八)。

北宋名门吕氏墓考古 :桃花园里的罪恶与发掘图八 北宋吕氏家族墓反映的家族谱系

由于北宋末年关中地区被金人占领,政府南迁,权贵纷纷追随南去,北宋宣告灭亡。当时位居关中士族之首的吕家自当有权权爱国之心,因此居住在乔村的吕氏主流人物必然随政府的南迁而举家跟随。由于战乱,迁走的人死后再也不能回归故乡,而留在乔村的吕氏后人因为不是嫡系,死后也不能葬入祖茔,只能埋在乔村旁的庶系墓地中。所以太尉塬的吕氏祖茔只使用至北宋晚期而结束。

通过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园的考古发掘与研究,让我们穿越千年时空隧道,看见了坐落于灞水之滨的那个水流环绕、松柏苍翠、碑石林立的幽幽墓园;看见了当年关中一个名门望族对生与死的认知。这个偌大的家族、29座墓葬向我们讲述了怎样离奇而曲折的故事呢?(本系列待续)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目的是用于学术交流与讨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认为我们的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在线反馈

  • 标签

评论

暂无评论

留言评论